33.9K
点击关闭
县人大 县政协 县纪委 县人武部
天气预报: 简体中文|繁体中文|RSS阅读
首页
>文化旅游 >大蒜文化
长篇纪实文学《白老虎》选章

发布日期:2015-02-09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


赵德发

编者按: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、山东省作家协会副主席、日照市文联主席赵德发自2011年起关注中国大蒜行业,多次深入大蒜产区采访,最近完成了一部长篇纪实文学《白老虎——中国大蒜行业内幕揭秘》,现节选此书部分章节,以飨读者。

第一章大蒜,白花花的银子

一、大蒜属性种种

地球上自从有了生命,大部分陆地让植物渐渐覆盖,绿色成为主调。

除了乔木、灌木、藤类、蕨类、地衣,占据了广大地盘的是草。

芳草萋萋碧连天。草的种类实在是太多太多,草的形态实在是千姿百态,草的属性实在是千奇百怪。

"漫生虽欲遍,人迹应会开"。人类在地球上出现后,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草而生存。人类的食物和药物,多是从草那里获得。

采薇采薇,薇亦作止……

采薇采薇,薇亦柔止……

采薇采薇,薇亦刚止……

《诗经》中的这首《采薇》,就透露了三千年前生活在黄河流域的华夏先祖们的采集习惯。

在这种采集劳动中,人类越来越显现出主动性。

传说,神农氏曾跋山涉水,尝遍百草,找寻治病解毒良药,以救夭伤之命,后因误食断肠草而死。

传说,神农氏教人们开垦土地,播种五谷,是我国原始农业的发明者。

五谷,就是从草中经过甄别、遴选而提拔的。

这个发明可不得了,它让草与谷有了分野,有了高贵与低贱。

祖先们在五谷之外,还挑选了另外一些草来种植。那些草,是蔬菜,是一些调味品,是一些药,甚至还有一些毒品。

在世界的其它一些地方,人类的祖先在做着同样的事业——也从草中选拔谷物、药物。只不过,由于资源的不同,他们的选择结果也各有不同。

好在人类有迁徙的习惯,有旅行的爱好,有互通有无的传统。在中国的汉代,一个叫张骞的人几次出使西域,足迹遍及天山南北和中亚、西亚各地,在完成了外交使命的同时,带回了许多西域特产,传说,汗血马、葡萄、苜蓿、石榴、核桃、胡麻、大蒜等等,都由他引入东土。

张骞带回的大蒜,当时被称为"胡蒜"。因为在我们本土早有一种"小蒜"。这种小蒜,又名山蒜、茆蒜、野蒜,在我家乡的山坡上就有,蒜头像樱桃那么大。我小时候曾经尝过它的滋味,那种辛辣让我终身难忘。我猜,这种山蒜之所以一直没有得到提拔,进入菜园,就是因为有了"胡蒜"。与它相比,山蒜的个头实在是太小太小。也正因为它个头小,胡蒜才被中国人叫成了"大蒜"。

关于大蒜的植物形态,"百度百科"做如下介绍:

多年生草本,具强烈蒜臭气。鳞茎大形,具610瓣,外包灰白色或淡紫色于膜质鳞被。叶基生,实心,扁平,线状披针形,宽约2.5厘米左右,基部呈鞘状。花茎直立,高约60厘米;佛焰苞有长喙,长710厘米;伞形花序,小而稠密,具苞片13枚,片长810厘米,膜质,浅绿色;花小形,花间多杂以淡红色珠芽,长4毫米,或完全无珠芽;花柄细,长于花;花被6,粉红色,椭圆状披针形;雄蕊6,白色,花药突出;雌蕊1,花柱突出,白色,子房上位,长椭圆状卵形,先端凹入,,3室。蒴果,,1室开裂。种子黑色。花期夏季。

在我几十年的生涯中,对大蒜有过多种体认。

——大蒜是调味品。

这是我对大蒜的最初认知。

我出生在农村,小时候整天吃粗粮。母亲和一辈一辈的庄户女人一样,以葱姜椒蒜等辣物做"就食",以刺激全家人的胃口,掩盖粗粮的乏味。在这几样辣物中,我最喜欢葱和蒜,因为它们有香味儿。尤其是蒜,如果捣成蒜泥,放上酱油,香辣可口,真是让人不忍下咽,要放在嘴里再三吧嗒以品美味。然而,这蒜不敢多吃,因为家里菜园小,每年秋天种上一畦,第二年夏天收获二三百头,编成五六条蒜辫子挂在墙上,这成为我童年记忆中的一景。记得,那时母亲从蒜辫子上揪下一个蒜头,放到饭桌上,每每引起我们兄妹几个的疯抢。母亲呵斥我们:葱辣嘴,蒜辣心,吃多了不怕辣死?然而我们并不怕死,每人每顿饭都能吃下两到三瓣。母亲见蒜辫子日渐缩短,只好改变办法:每顿饭捣碎两三瓣,倒上酱油,没有酱油时就掺上盐水,弄出一碟子蒜泥汤让大家共享。这蒜泥汤寡淡得很,用筷子夹不到东西,只是蘸那味儿哄一哄舌头罢了……

再后来,我进城居住,到市场上去买蒜吃了。吃时只是享受它的味道,并不关心它产自哪里,也不关心它价钱贵贱。因为毕竟是餐桌上的一种调味品,再值钱也吃不了多少。

——大蒜是爆炸物。

这是我在1987年的认知。

那年5月份,与我家乡同属临沂地区的苍山县发生了"蒜薹事件":老百姓因为收下的蒜薹卖不出去,将蒜薹拉到县政府院内,抛撒满地。他们要找书记、县长讲理,但这些县官却不露面,老百姓便愤怒地砸毁办公用具,撕毁文件档案,还有人抢拿钱物。时隔不久,,该县县长李常存被撤职,县委书记杨国胜停职检查。

这件事震惊了全中国,也给各级官员以强烈冲击。我当时在莒南担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,,县委召开常委会讨论此事,我负责纪录。听到领导们语气或激烈或沉重,我手中的笔都不由得颤抖起来。有的领导讲:可了不得,那些蒜头是什么?是手雷呀!蒜薹是什么?是导火索呀!

这条绿色的导火索也引爆了莫言先生的满腔愤激,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写出了长篇小说《天堂蒜薹之歌》,让这部书成为他登上诺奖殿堂的一块基石。

——大蒜是防疫药。

这是我在2003年的认知。

那年春节过后,我与老婆去了一趟广州。回来不久,我国发生"非典"的新闻报了出来,我这才知道,原来我们在广州的时候,,SARS病毒已经在那里悄悄作祟。在庆幸没被南方SARS染上的同时,我努力防备着别让北方的SARS感染。板蓝根,白醋,,84消毒液,一样一样往家搬运。用这些还不放心,听说大蒜对能够预防SARS,便上街抢购了一些,一天三回与饭同吃。不只是我,当时许多人都这么干。听说,农村里有人把蒜吃光,干脆啥活儿也不干,一天到晚在蒜地里蹲着。

也就在那时,我通过阅读一些资料得知,人类用大蒜防治瘟疫的做法由来已久。据说,,古时中亚和欧洲等地的人们,为了防范女巫、吸血鬼、狼人以及流行的瘟疫等等,经常将串好的大蒜挂在脖子上、放进口袋里、或者吊在门窗上。

1655年,一场大瘟疫在英国许多地方肆虐,它横扫了一个叫作柴斯特的小镇之后,人们发现全镇只有一个幸存者。幸存的原因,很可能是他居住在一个库房里,这个库房堆满了大蒜。

1721年,另一场瘟疫袭卷欧洲,在法国马赛,死者无数。因为怕被传染,谁都不敢去处理尸体,就让监狱里的四名死囚担任这一倒霉的差使。想不到的是,这四名死囚不仅生还,还靠从尸体上掠取的金银珠宝度过了余生。他们之所以没有死掉,就因为每次收拾尸体前都要饮用大量浸泡了蒜瓣的红酒。从此,马赛就有了这种掺杂了蒜瓣、名为""四小偷醋""的红酒。

有了这些案例,人们更加相信大蒜的防疫功效,每当瘟疫到来时,都把大蒜当作一种护身法宝。18世纪,俄罗斯就用大蒜治疗流行性感冒,据说非常成功。19世纪后半叶,使用大蒜治疗伤寒、霍乱、百日咳等疾病,成为世界各地医师们的常用手段。

大蒜也能用于防癌。进入21世纪,中国多家医疗机构都研究过大蒜与癌症的关系。从国内外的肿瘤普查结果中发现,在广种大蒜的地区和喜食大蒜的人群中,胃癌的发病率较其他地区低很多。长期食用大蒜的人,胃中致癌物质亚硝胺类含量也很低。1970年至1974年全国胃癌普查表明,大蒜产区苍山县的胃癌发病率为总人口的34/10万,是长江以北10万人口以上县、市中胃癌发病率最低的一个县。

大蒜还被用于防治艾滋病。我看过报道,在艾滋病高发地非洲,许多人相信吃大蒜可以防治这种可怕的疾病,一天吃下几头。《植物杂志》20001载: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召开的第五届国际艾滋病讨论会上,与会的科学家共同探讨了利用大蒜治疗艾滋病问题。美国佛罗里达州的Abdullah博士的报告指出,他的研究组曾将非处方药大蒜制剂胶囊给予10名艾滋病人共12周。前6周口服10粒,后6周增至20粒。结果在第12周末,除3名病人因未坚持服药而死亡外,其余7名病人体内的主要免疫细胞的活性均增强了314倍。

所以说,,2003年在中国大地上发生的疯抢大蒜的行为,有历史渊源,有科学依据。

2009年,甲型H1N1流感在全球范围内大规模流行,截至2010110日,中国内地已有124764例甲型H1N1流感确诊病例(不包括临床诊断病例),其中744例死亡,这又让许多中国人狂吃大蒜,就连一些厌恶大蒜臭味的南方人也是如此。有媒体报道:杭州第十五中学要求学生每人每天定时吃大蒜。该校一次性就采购了200多公斤大蒜,要求每天中午的时候和饭菜同时送到,并规定每位同学都必须要吃。

2013春天,禽流感病毒升级为H7N9,让一些中国人死去,好多人又吃起了大蒜。

不只是对人,它对牲畜也有防疫作用:在蒜区,那些蒜秸别无用处,大多用来喂羊,据说,羊吃了蒜秸不会感冒。

——大蒜是白银。

这是我在2010年的认知。

那一年夏天,老婆上街买菜,回来嘟哝,蒜到了八块多一斤,实在是太贵了。几天后我看到媒体报道,全国大蒜都在涨价,有的地方涨到了10元以上,部分超市甚至卖出了12元一斤的高价,比当时的优质五花肉还贵。那段时间,"蒜你狠"成为中国人的一个热门话题,好多"炒大蒜"挣了大钱的故事,也被传得神乎其神。

对于大蒜的商业属性,我以前一直认识不足。从那一年开始,我才知道,在许多人眼里,它就是白花花的银子。

后来我还了解到,中国大蒜除了内销,还出口到许多国家和地区,换得了外汇。现在世界上有一些国家也种大蒜,像巴西、印度等等,但80%的产量还在中国。大蒜种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,据说,从种植到收获,一共需要二十七道工序,全部由人工完成。我国农村有着丰富的劳动力资源,生产成本低,以法国为例,他们种出来的蒜,一公斤的成本要18元人民币,在我国仅为3元。所以,发达国家的市场价平均比我国市场价高出10倍以上,,许多国家和地区都从中国进口大蒜。

有一个说法:""白蒜向北,红蒜向南"。意思是白蒜出口欧美、日韩等地,因为白蒜品质高一点。一般是加工后装成小袋,进入那些国家的超市;或者加工成面酱,成为吃面包时的佐料;到了韩国,便多数用来制作泡菜了。红蒜品质稍差,价格便宜,主要出口东南亚和南亚地区。这些国家对大蒜质量不太讲究,进口量占我大蒜出口总量的60%以上。在东南亚,大蒜主要用于做菜;在印尼,人们习惯把大蒜切成小颗粒,用油一炸,用瓶子一装,每到吃米饭的时候往碗里倒一些。

进入21世纪,大蒜已连续多年成为我国单项出口额最大的农产品,居我国农产品出口的第一位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统计,,2012我国出口大蒜154.5万吨,货值16.9亿美元。

——大蒜是白老虎。

这是我在2011年的认知。

为何这样认为,我将在下一章详细讲述。

二、黄淮平原上的蒜香

中国,是龙的故乡。

一说中国龙,好多人就会想到黄河。黄河弯弯曲曲,恰似龙的样子。

然而,历史上的"黄河龙摆尾",却给华夏儿女带来了严重影响,给中国版图带来了巨大改变。

黄河素有""铜头铁尾豆腐腰""之说。那个"豆腐腰",就在现今河南省东部。以此为转折点,她忽而向北,忽而向南,忽而向东,"三年两决口,百年一改道"。据历史记载,在1946年前的三至四千年间,黄河下游决口泛滥1593次,河道因泛滥大改道共26次,决口一千多次。洪水遍及范围北至海河,南达淮河,纵横25万平方公里。黄河冲向哪里,就把从黄土高原上裹挟而来的泥沙带到哪里。久而久之,在黄河摆尾的地方,在中国的东部,出现了面积阔大的华北平原。

这片平原的南部,叫作黄淮平原。它是因黄河向东向南摆尾造成的。每当黄河在中原一带决口,浊流汹汹,摧城池,淹村庄,灌满田野,吞并无数河流,最后夺淮入海。

1128年(南宋建炎二年),宋东京留守杜充为阻止金兵南下,竟然在今河南滑县西南人为决河,使黄河东流。这一决,黄海东流达700年之久。也就是因为这次大改道,历来被称为东海的中国以东大片海域改称黄海。

"九曲黄河十八弯,一碗河水半碗沙。"这些沙,在黄泛区沉淀下来,慢慢地抬升了陆地。那年我去开封,主人向我讲,真正的开封府埋在地下。在那里,我看过被埋了一段的铁 塔,看了延庆观里那座似乎是陷入地下的玉皇阁。然而等我看过介绍大相国寺的资料,说是北宋年间一次黄河决口之后,整个寺院全被泥沙埋没,只露出殿顶的鸱吻,才知那两座建筑的被埋还是轻的。最近的考古发掘发现,今日开封市地下,一层一层地掩埋了春秋战国时代以来的至少7座古城。每一次黄河决口,古城开封都遭受灭顶之灾。洪水退去,泥沙淤积,人们便在原址上叠床架屋,重建家园。经当代有关部门勘察,黄淮平原上多数地方的沉积厚达七八百米。

20129月,我应邀到菏泽讲课,该市作协主席贾庆军陪我到博物馆参观了稀世珍宝"元青花"。2010917日,在菏泽市一处建筑工地上,工人们挖出了一艘古船。经专业人员鉴定,这是一艘沉没于元代的内河航运船,上面有珍贵文物百余件,其中有一件""元青花"价值上亿。我看着那尊高约42厘米的青花龙纹梅瓶心想,到底是怎样的因缘和合,才让她完整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呢?想来想去,我作如此猜测:那艘船正在航行,因决堤而东蹿的黄河水突然到来,船上的人惊慌而逃,这只船就留在河上,很快被泥沙掩没。除此之外,我想不出别的可能性。因为,如果是一起普通的沉船事件,船上的东西不会留下。

黄河的威力,造作了无数灾难,也成就了无数奇迹。

清咸丰五年(1855),黄河又在河南兰阳(今兰考县境)铜瓦厢决口改道,再次摆回到北面,北流入渤海。之后除了1938年蒋介石下令扒开郑州花园口黄河大堤,让黄河向东南流了九年,黄河与黄海就再无联系。

"古来黄河流,而今作耕地。都道变通津,沧海化为尘。"元代诗人萨都剌这四句诗,用于形容今天的黄淮平原十分妥切。

黄淮平原包括了豫东、鲁西南、皖北、苏北的大片地区。这里一马平川,湖泊众多,有著名的京杭大运河将这些湖泊沟通,成为中国南北水路交通要道。这里土地肥沃,为我国重要的农业区。

黄淮平原的边缘就在我的家乡。我的村子建在一座岭的西坡,如果是在夏日里晴朗的傍晚,向西北方向望去,是莽莽苍苍的沂蒙山;向西望去,则是被我们称作"湖地"的平原。长大了才知道,我村东的那道岭,其实是一道分水岭:以通往县城的大路为界,路东的水流向洙溪河,汇入苏北的青口河,在赣榆县入海;路西的水,流入沭河,汇入淮河。所以我的村子属于淮河流域。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,有一个规模浩大的国家行动——整治淮河,我们村有许多人被征调"出伕",去苏北、鲁南扒河。我父亲曾在16岁替我爷爷去临沭县干过17天,从河道里向堤坝上抬土,一天吃五顿饭,干12个小时以上。第二年到郯城南边,时间为一个月。他在78岁时向我讲"出伕"经历的时候说,"差一点累死了"。到了七十年代,一些大我几岁的小伙子,出伕回来讲的一些事情,在我听来是那么不可思议。譬如说,每人一顿饭能吃下一斤干面的馒头(用一斤粮票买来的,如果为馒头称重,达一斤多);譬如说,几万民工天天在河道里干活,不见女人,这天河堤上忽然出现了一个,民工们于是"嗷嗷"大叫。这边的人叫,那边的人看不见也叫,几十里的河道里一片喧嚣。

小时候,我无数次地站在村东岭头向西方瞭望,遐思无穷。在我眼中,"湖地"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。我不明白那里的土地为何那样平坦,不明白那里为何没有石头,不明白为何那里有那么多的水塘,不明白那里的土地为何会出产大米。

大米白面,是庄户人心目中最好的两种食品。白面,因为我们那儿也用一部分土地种麦子,每年收割之后,多数交给国家,每人分得一点,少则十几斤,多则几十斤,逢年过节能够吃上一顿面食。然而要吃大米,必须拿地瓜干子换。那时,经常有沭河西面的人推着大米到我们村换地瓜干,一斤大米换一斤多。我很纳闷:那些人怎么会那么傻,凭着细粮不吃,偏偏要吃粗粮。大人向我解释:大米是细粮不错,可是他们的大米也是让国家收去了,自己分得太少,填不饱肚子,如果换成粗粮,斤两多了一些,就可以少挨饿。

我这时才明白,这种交换,是让饥饿逼出来的。

那个年代,还经常有一些要饭的来到我们村子。他们的语言很奇特,譬如说,把"树"说成"富",把"水"说成"匪"。他们往往带着一把花鼓,站到一户人家门口,便唱了起来:

俺打花鼓转道游,,

未曾开口面带羞,,

羞不羞的唱两句,,

唱好唱孬俺也开个头。

他们在那里羞答答地唱,旁边有我们村的狗在狂吠。这个场面,深深镌入了我的童年记忆。

听大人说,这些要饭的,来自苍山、郯城。这两个县都在临沂西南,是湖地,经常发大水,一发大水就颗粒无收,那里的人就把要饭当成了习惯。苍山人有这么一句话:"不管收不收,秋后下莒州。"意思是到莒州要饭。因为那里是山岭地,大水淹不着,年年都有收成,所以那里成为苍山人出门要饭的首选目的地。我的家乡莒南县过去就属于莒州。

苍山人过去的习惯是:秋后种上麦子,把房门用土坯一封,全家老少远走他乡,直到明年春夏之交回来割麦子。那里的孩子从小就要学唱花鼓,唱柳琴戏,以便讨饭。甚至,谁家的女孩们唱得好,能更容易找到婆家,而且能找到好青年。因为娶了她们,等于娶回一个乞丐群里的名角。

直到1986年春天,我还在从济南开往临沂的火车上遇到了几个要饭的,他们都是苍山人。他们要饭没去"莒州",而是学山西人走西口,去了内蒙的包头一带。他们在头一年的秋后出门,一直在那里讨要,现在要回家割麦子了。

我问他们在外面要饭的情况,他们只是苦笑,不愿多讲,只有一个黑黑瘦瘦的中年妇女讲得多,说他们出去要饭,拿脸当腚使,叫人家瞧不起,也是没有办法的事,谁叫咱生在那么个吃不上饱饭的熊地方呢?

但是,当她讲到要饭生涯中的一些趣事,自己先笑得"咯咯"的。她说,要饭也得使心眼儿,不使心眼儿要不着。她说,她跟人家讲,老家年年发大水,前年把她的屋都冲塌了,现在是无家可归,回去也得住进野地里。人家一听,都觉得她可怜,不光给她好吃的,还给她钱,叫她回家盖屋用。说到这里,她得意洋洋笑道:反正,咱能把那些城里人哄得小辫四直!

这个"小辫四直"是鲁南方言。清朝的男人都有辫子,如果形容谁严重吃惊,就用这话,意思是惊得他把辫子直直地翘起来。那个"小辫四直"的样子,如果让今天的动漫画家表现出来,一定会让好多年轻人大喊"我喷"。

这个女人还说,过年的时候他们在包头,更是哄得人家"小辫四直":他们先买好一些财神画儿,大年初一这天挨家挨户"送财神",每到一家门口高喊:"财神进门来,又添人口又添财;财神落了座,金银财宝一大垛"。到谁家谁家给钱,有的还给十块钱的大票子。

说到这里,她让笑容在脸上凝固片刻,而后叹一口气:"唉,可惜不能天天过年!""

到临沂时,外面下着小雨,这群苍山乞丐把破破烂烂的大包背在身上下车。我在车上看到,那位妇女下车后展开一块大大的白色塑料布,用两手举起遮雨,匆匆出站。那块塑料布在风雨中瑟瑟飘动的样子,让我至今记忆犹新。

1982年,我到莒南县委办公室当秘书,经常接触到临沂地区各县经济发展材料,听苍山县的同行讲他们那里的一些事情。

听说,,1979年,姚学益被地委任命为苍山县委副书记,刚到那里报到,县委书记李顺祥让他先下去看看,而且提醒他注意一个情况:苍山120万亩土地,有几十万亩长了茅草。姚学益就带上一个秘书,骑着自行车到处转。一看果然如此:那些平平展展的黑土地里,多是长着茅草。到了长城公社,那里的茅草更多。有一个农民向他讲:这里的地就喜欢长茅草,有一块地长得特别多,秋后收地瓜,也把茅草拔下称份量,结果是地瓜没有茅草重。

姚学益听罢看罢,大为震惊:好好的地,竟然不长庄稼光长茅草,原因到底是什么?如果说,过去苍山人有外出乞讨的习惯,因为苍山过去是洪水走廊,水灾频发,而新中国成立以来,淮河及其支流得到了有效治理。尤其是,从苍山县起始的"沂沭河东调"工程,让淮河的这两条支流改道,直接东流入海,有效地解决了沂沭河入淮、尾闾淤堵的问题,苍山的水灾已经大大减轻。那么,这里的土地不打粮,农民种地不积极,就是因为"大呼隆"了。

他回去把这个观点讲给李顺祥听,李顺祥说,你分析得很对,三十年的农业集体化走到今天,好多问题都暴露出来,不解决不行了。

他们的意见高度一致,所以,一听说外地有搞生产责任制的,苍山县立即做了效仿。第二年,全县开始搞包产到户,这在山东是比较早的。到1983年,全县粮食总产达到5亿公斤,比1980年增长85.4%。从这时起,苍山人外出讨饭的已经极少,那些传承了不知多少代人的花鼓、柳琴基本闲置。

这一段历史在中国各地农村基本相同,只不过早晚差了一两年。1981年,我的家乡莒南县相沟公社党委书记厉永传解放思想,在全县带头搞了"分田单干",引起广泛争议。厉永传的父亲叫厉月举,当年在莒南县带头办起农业合作社,并且平整土地,修建水库,得到了毛泽东的批示:"愚公移山,改造中国,厉家寨是一个好例"。当年老子带头搞集体化,现在儿子又带头分地,让许多人难以接受。然而,分田单干的增产效果是那样卓著,让跟着厉书记当秘书的我激动不已。我意识到,我正经历中国农村的一个伟大转折点,我应该用文学作品记录下来,当年柳青用《创业史》表现农业集体化,我也写一部表现生产责任制的。于是,我白天跟着厉书记一本正经当秘书,晚上9点之后偷偷摸摸写小说。半年下去,一部10万字的小长篇脱稿,我把它投给了北京一家大型文学杂志。我正做着作品发表甚至获奖的美梦,那部书稿突然完璧归赵。这个打击,让我头发大量脱落,脑后还出现几块斑秃。

我在头上斑秃长出新发时,被县委调去干了文字秘书。那个时候,农民已经粮食满仓,告别了饥饿。有一天,县委书记带着我去一个村子调研,一位中年农民冲着县委书记掀起褂襟,拿手掌"啪啪"地拍着肚子道:"自从中央开了三中全会,我这肚皮,就噌噌地厚了起来!""

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,更何况是被束缚了三十年,欲望几近于无的中国农民。他们的肚子鼓了起来,又开始琢磨怎样叫钱包鼓起来。用当时新闻媒体的煽情语言来说,就是:"先向饥饿宣战,再向贫穷宣战!""

然而要想战胜贫穷,光种传统作物不行,光搞农业也不行,于是,农民种经济作物,上工副业项目,各地都搞得热火朝天。中共中央因势利导,每年年初下达一个"一号文件",专门对农业、农民、农村这"三农"问题做出新的部署。1985年的"一号文件",名为《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活跃农村经济的十项政策》,其中最重要的两条,一是取消农产品统购派购;二是帮助农村调整产业结构。从此,中国农村的变化更是日新月异。

那时调整农业结构,各地都有高招。在我们莒南,县委、县府做出决定,要建设"以花生为主的经济作物生产基地"。因为种烟草收入高,同时能增加税收,县里下达指令,让农民在扩种花生的同时,大面积栽黄烟。那年夏天,到了收购烟叶的时节,县委书记张怀三带着我,坐一辆北京牌吉普,用三天时间跑遍了十六个乡镇的烟草收购站。因为我不抽烟,经受不了三天的刺激,从此患上严重鼻炎。这个病折磨了我十几年,直到1988年我开始练气功才把它治好。

苍山县也是调整农业结构的急先锋。他们的主攻方向是种大蒜。我在临沂开会,几次听取该县干部介绍大蒜生产情况。他们讲,苍山地处黄淮平原,,土质为微碱性黄沙壤土,适宜大蒜生长,所以,苍山有种大蒜的传统,调整农业结构,首先是大面积种植大蒜。

他们还算了一笔账:如果种粮食,每亩产值只有200元,要是种蒜,蒜薹、蒜头两项加起来,一亩可收入600元。这就是说,种一亩蒜等于种三亩粮食。有了这样的比较,农民当然踊跃种蒜。1986年,该县大蒜种到了8万亩。1987年的"蒜薹事件"发生之后,苍山干部对大蒜种植的积极性有些降低,但农民过了两年还是觉得种蒜更挣钱,继续扩种,到了1993年,蒜田达到18.89万亩。

1993年秋天,我去过一次苍山。一路所见,果然到处都是蒜地。我以前只在菜园里见过蒜苗,到这里看见蒜地像麦田一样广阔,觉得大开眼界。

20095月底,我参加山东作家协会组织的"走进新沂蒙"采风活动,再赴苍山。这个时候,苍山大蒜还在种着,但已经不是主导产业。该县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进一步调整农业生产结构,广建温室大棚,,蔬菜种植面积已近百万亩,,早已成为"山东南菜园"。可以说,寿光作为"山东北菜园"供应着京津;那么,苍山这个"山东南菜园"供应着上海、杭州等大城市,所以被称为"江南菜篮子"。 

其实,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大量种蒜的不只是苍山。在整个黄淮平原上,在那一望无垠的麦田、棉田、玉米田中间,出现了一块块散发着辛辣气味的蒜地。因为,这些地方都覆盖了厚厚的黄河泥沙,都是微碱性黄沙壤土,都适合大蒜生长。因为种蒜收入高,许多地方种植面积年年增多,渐渐成为有名的大蒜产区。

江苏的邳州便是其中一个。邳州原名""邳县"",因河道密布,是鲁南地区泄洪的""邳苍洼地"",历史上经常发大水,老百姓只好像苍山人一样当起了"叫花子",背井离乡要饭求生,邳县于是成为有名的""花子县""。邳州当地有一种舞蹈,叫""邳州落子舞"";有一种类似于打快板说书的说唱艺术,叫""唱花相"",实际上,那都是一些要饭的技艺。

让老百姓当叫花子的原因,不只是天灾,还有人祸。曾担任过邳州市委统战部副部长、工商联党组书记的崔学法先生在博客上撰写回忆文章说,,19715月,中共邳县县委恢复,原徐州军分区副司令刘某兼任邳县县委书记。刘不懂经济工作,搞了几件""大手笔""的瞎折腾,几个月内把邳县经济搞到全面崩溃地步。

特别荒唐的是,当时省革委会副主任徐家屯来邳介绍稻茬栽麦的所谓赣榆""新经验""。刘某当即分配邳县各公社移栽小麦50万亩。结果大部分移栽的小麦产量低于种子用量甚至颗粒无收。他又违反科学,推广海南岛的一年三熟农业,即冬春一季小麦,夏秋双季稻(两季水稻),引进水稻""矮南早""品种。结果早稻严重减产,亩产一二百斤,根本不够种地成本,晚稻颗粒无收。一时,邳县哀鸿遍野、民不聊生。社员成群波浪的外出逃荒讨饭,成为全国出了名的""讨饭县""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南京军区司令、江苏省革委会主任许世友来邳县检查工作,刘为掩盖自己的罪行欺骗许司令,竟然说""邳县老百姓有要饭的习惯"",被许司令当场臭骂一顿:""妈个×,你为什么不去要饭?""

刘某这场折腾,给邳县人民带来一场空前绝后的大灾难、大浩劫。邳县人外出逃荒讨饭,有人专程去刘某老家苍山县去讨饭,向刘某的乡亲诉说这个""狗官""""害民贼""是怎么样坑害邳县老百姓的。

为了控诉""狗官""""害民贼"",邳县人竟然去更有"要饭习惯"的苍山县去要饭!不知他们""唱花相""的时候用了什么样的腔调?那应该称之为"千古绝唱"吧?

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,分到土地的邳县老百姓为了脱贫致富,,开始种大蒜了。从最初的几万亩,发展到后来的几十万亩。

邳州大蒜信息网上,,2009529日贴了一篇题为《邳州大蒜》的介绍性文章,其中有这样一段:

"近几年来,,邳州在推进农业结构调整中,做大做强了大蒜特色产业,种植面积从‘九五'末的20万亩发展到现在的58万亩,成为全国最大的优质白蒜生产基地。去年全市大蒜总量达到55万吨,实现产值近10亿元。""

这篇文章还讲:""邳州市宿羊山镇大蒜市场被农业部批准为定点市场。宿羊山镇是驰名中外的大蒜之乡,,2005年通过‘全国大蒜无公害标准化种植示范区'认证,实现大蒜外贸出口值3000万美元。依托大蒜特色产业,宿羊山镇先后投资1.5亿元,建成了全国最大的大蒜综合贸易市场,年交易量达100万吨,交易额在30亿元 以上,贮藏能力已达15万吨。全镇大蒜种植6.8万亩,占耕地总面积7万亩的97.2%,其大蒜质优量大,大蒜市场交易量逐年攀升,去年达到40万吨。""

我们不管文章中的数据是否准确,但邳州多年来已经成为中国大蒜的重要产区和重要集散地之一,这在大蒜行业是没有异议的。
黄淮平原涉及四省,大蒜产地主要有以下这些地方:

河南:

中牟县、杞县、开封县、兰考县、通许县、尉氏县、临颍县;

安徽:

亳州、临泉县;

山东:

金乡、巨野、成武、鱼台、 单县、东明、嘉祥、苍山、莒县;

江苏:

丰县、沛县、邳州、射阳、铜山、大丰、太仓市。

大蒜界有个习惯叫法:"全国六大产区"。这六大产区分别是:

山东金乡大产区(以金乡为中心,包括周边的巨野、成武、鱼台、 单县、东明、嘉祥等县)

山东苍山产区;

山东莱芜产区;

江苏邳州产区;

河南杞县产区;

河南中牟产区。

从地图上可以看出,除了山东莱芜产区,其它五大产区全在黄淮平原。

在六大产区之外,我国还有一些地方产蒜,如山东省聊城、商河、济阳、兖州、齐河、惠民、莒县、广饶、平度、东平等,河北省大名、永年等;四川温江、彭州、德阳、越西县、郫县、德昌县等;云南大理;上海嘉定;陕西兴平市、武功、耀县等。但这些地方种植规模不大,生产的大蒜影响不了大局。

另外还有一些地方也种蒜,但大多是自种自用,或者只供应本地,商品化程度不高。

关于全国大蒜种植面积,我在采访中问过多方领导,他们都说,因为没有可靠的统计渠道,所以没有十分可靠的数据,都不肯提供。

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,,2004年全球大蒜收获面积为1705.6 亩,产量为1405万吨。其中,我国大蒜收获面积为955.9万亩,产量为1058万吨,占全球75%,涉及蒜农500多万户。

我在网上查到了几份资料,其中的一份是食品产业网发布的:

全国各地大蒜主产区种植面积调研报告

食品产业网 2006-8-1 16:42:25

河南大蒜主产区:河南大蒜种植面积在120万亩。主要集中在开封的杞县和通许县、郑州的中牟县。其中:开封的杞县45万亩、通许县15万亩、郑州的中牟县35万亩;另外开封县3万亩、兰考县和尉氏县2万亩、漯河的临颖有13万余亩,,其他地区6万余亩。2006年种植面积与2005年基本持平。
山东大蒜主产区:山东金乡及周边地区大蒜种植面积约100万亩。主要集中在金乡、苍山、莱芜,以及金乡周边地区(济宁、菏泽部分县市)。另外临沂、聊城、泰安的部分县市和济南的商河等地区也有种植。其中,,2006年金乡大蒜种植面积53万亩,与2005年的52万亩基本持平,平均亩产达到1100公斤。另外,有机大蒜5000亩、富硒大蒜30000亩,大蒜标准化基地达到35万 亩。2006年临沂部分县市种植面积在40万亩,其中大蒜种植面积20万亩,与2005年基本持平。莱芜大蒜种植面积在10余万亩。与去年略有增加。
江苏大蒜产区:江苏邳州、铜山、丰县地区大蒜种植面积有所增加,约58万亩。江苏射阳大于25万亩,与往年基本持平。
河北省大蒜产区:河北永年县大蒜种植面积达到了15万亩,与去年略有增加。
以上为我国北方地区大蒜主产的种植情况,总体看2006年大蒜种植面积比2005年增加15%-20%

还有一份资料,见于bcfoods的博客,仅供参考:

全国主要大蒜种植区面积统计

(2011-04-12 13:42:35)

全国大蒜种植面积

地区

面积(万亩)

山东省

济宁

金乡

60

鱼台

10.5

菏泽

成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