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.9K
点击关闭
首页
>文化旅游 >诚信文化 >诚信文学
第十六集 灵魂赴约

发布日期:2016-10-20 访问次数: 字号:[ ]



224、晚。范式家。

夜晚,橘黄色的油灯下,范式与妻子并肩躺在床上。

凤梅从没有感到这么欣慰过。她把头深深地埋在丈夫的怀里。

黢黑的夜里,窗外有雷声响起。闪电过后,大雨滂沱。范式听着窗外的雷声雨声,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。

范式(很急躁的样子):"不行,我要回府去。外边下了这么大的雨,庐江的百姓们在等着我,我要去看看他们。"(范式说着,就起床穿衣,披着衣服往外走去。)

凤梅:"夫君,外边下着这么大的雨,等雨停了你再走吧。""

范式:"不行,水火无情呀,吾一刻也等不得!"闪电中,是范式深一脚浅一脚的身影。

秋莲从厢房里追出来,手里拿一件雨衣边追边喊:"范式哥哥,您把雨衣穿上,脚下滑,您慢点走!""

范式翻身上马,消失在雨夜里。凤梅、秋莲深情地看着远去的范式。(怅然若失的样子)

225、日。午。庐江郡府。

一钦差骑快马从京城飞奔而来,停在庐江郡府门前。钦差下马向里走去。范式听到门外马的嘶鸣,见钦差来到,忙整理衣袖迎接。

钦差(清清嗓子,宣旨到):"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近日黄河流域水患肆虐,数十万百姓们遭遇洪涝灾害。宣庐江太守范式披挂黄河,前去治理水患。钦此。""

范式:"吾皇万岁,万万岁!"(范式跪接圣旨)

226、日。黄河大堤之上。

雨后的黄河,洪水汹涌,波涛翻滚。范式站在黄河大堤之上,仔细观看着泥沙俱下的黄河水。组织民众向安全的地方转移。数万人的队伍在大堤上查险补漏。一个个防汛队伍遍洒在黄河大堤之上。人们在暴风雨中,盯着沉雷,披着闪电,像一片黑色的蚂蚁,奔走着、呼喊着。大家装土、运土、垒草袋,夯实后,再裝土,再运土,一层一层地叠加起来。范式亲临大堤之上,指挥着这些抢险队员们。

抢险队员甲指着一处水汪惊呼道:"不好了,这里漏水了!"一群人赶忙聚集过来,往漏水处填土。但土很快地被水冲走了。霎时间,黄河水像开启了的闸门,喷涌而出。抢险队员甲站在齐腰深的水中,被洪流冲的东倒西歪。

抢险队员甲、乙、丙、丁相继跳入滚滚的洪水中,范式发觉险情后,也朝这边跑过来。他一边跑一边喊:"一定要保住黄河大堤!确保沿岸百姓们的平安。""

又一群人跳进了水中。范式也要往水中跳,被随行的官员阻止:"范大人,这洪水太凶,您不能往下跳呀。您万一有个好歹,谁来指挥这么多的抗洪大军啊!""

范式高声地喊道:"你们不要管我,抗洪抢险当紧;保护百姓的性命和黄河大堤当紧!"范式不顾人们的劝阻,硬是跳进了泥水中,与众人结成了一道人墙。

大堤上的人们抗的抗,抬的抬,把土填进了决口。与洪水激烈地搏斗着。

(画外音):"永平十三年,黄河在濮阳西南决口,决水东南经巨野泽,有泗水入淮河。在庐江郡太守范式的带领下,组织数万民众上堤堵漏,经昼夜奋战近两个月,终于战胜了洪涝灾害和黄河决堤,受到皇帝的褒奖。""

227、晚。黄河大地之上。

天很快地就黑下来了,在范式的带领下,决堤处被堵住。夜幕降临,波涛在河床里面恣肆地吼叫着,狂风打着呼哨。范式和人们不敢松懈,依旧不停地在黄河大堤上伴着天上的星星巡逻。黄河大地上,月亮升起来了,挂在天上。不仔细地看去,就像一个烤焦的大烧饼,黑黢黢地藏在云层里。一忽儿露出脸来,又一忽儿藏在云层后面,好像故意地在与范式的抗洪抢险大军们捉着迷藏。

228、晚。汝南张劭家。

张劭与妻子躺在床上,心思重重的样子。张劭辗转反侧难以入眠。窗外,一弯残月倒挂在西天,稀薄的月光勉强地洒向大地。

张妻:"夫君,奴家看你心思重重的样子,你是不是又想咱们的范大哥了?""

张劭在床上打个滚,情绪低沉地说:"听说皇上下诏让范大哥挂帅去了黄河大堤,那可是凶多吉少呀。我真替范兄担心那!重阳节就快到了,我多么地盼望着范兄再来汝南呀!到时候,我一定再杀鸡煮黍款待于他。我们兄弟对着明月,再痛痛快快地畅饮几杯,该有多好呀!""

张妻叹一声:"范大哥他公务繁忙,重阳节不知他能不能再来咱家中。""

张劭:"范大哥他是一个信义之士,一句话就能砸出一个坑来,对朋友从不打妄语。他再忙也会来的。自从我与他在太学订立了"重阳节鸡黍之约",这么多年了,咱们的范大哥一次都没有耽误过。今年,他也不会耽误的。等他平息了黄河水患之后他就会来的。咱们先做好准备吧"。

张妻:"那咱们先把鸡杀好,挑一个大个的,肉肥的。""

229、晚。山阳郡范式家。

外边一轮残月不明不亮。屋里,凤梅躺在床上思绪万千。她点上了墙上的油灯,吹灭了,又点上。反反复好几次。她在自言自语:"夫君呀,您都走了快两个多月了,,

黄河决堤堵上了吗?那黄河上没淹死人吧,您没啥事吧?真叫俺牵肠挂肚呀!""

凤梅睡不着起来了,她跑到了院子里望着遥远的天际,满天繁星在银河中窃窃私语。没有一颗能理解她此时寂寞而无聊的心情。好像她根本就不存在似的。

凤梅向着堂屋里走去,她趴在儿子范阳的窗子上喊:"儿子!儿子!娘想你爹,娘睡不着呀。""

范阳睡的正甜,他听到了娘的呼喊。范阳不情愿地揉了揉眼睛,问一句:"娘,这深更半夜地您喊啥呀?""

凤梅膈着窗户:"娘睡不着,娘想您爹!他都走了快两个月了,俺不知他在黄河那边啥样子。娘担心他啊!

凤梅离开了堂屋,又去了西厢房。西厢房里的灯还亮着。秋莲也没有睡,她心里也挂记着范式,惦念着范式。自从范式去了黄河抗洪抢险,她的一颗心就悬在了胸口上,她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,问一句:"外边是谁呀?""

凤梅应一句:"妹子,是俺!""

秋莲:"是凤梅姐,您进来吧。""

凤梅进屋,秋莲从床上坐起来:"凤梅姐,这天都半夜了,您咋还没有睡呀?""

凤梅:"自从范阳他爹走后,俺这头都变大了,俺睡不着呀!""

秋莲:"姐,自从范式哥哥走后,俺也整日提心吊胆的,觉也睡不安稳了。俺也替范式哥哥担心呀。"西厢房里,凤梅和秋莲聊了一宿。直到东边太阳出来,她才离开。(东边是一轮红彤彤的太阳)

两个月后……

230、日。旷野大路之上。

范式在圆满完成了黄河堵漏抗洪抢险之后,骑白玉宝马返回山阳郡。两个多月的苦战苦熬,范式归心似箭。他恨不能飞回山阳家中。大路上,范式策马扬鞭,风驰电掣。

231、晨。山阳郡范式家。

白玉马一声嘶鸣,惊动了家人。凤梅急急忙忙地从家里走出来,惊喜地看到了一路风尘的丈夫。范式从马上跳下来,向着家中走去。

凤梅迎过去,眼里含着热泪说:"夫君,你可回来了!你让奴家好担心呀。"<